文火慢熬

长河无声奔去,唯爱与信念永存

《浮世如局》(十六)———(民国正剧向)许你浮生若梦同人(原创角色)

《浮世如局》(十六)


       吴六三看着李诚如随着人群一点一点朝飞机挪动,走快些,再走快些,离开这里,离开这个危险的地方,吴六三这样想,去过温柔诗意的生活吧,明枪暗箭就由我们来挡。


     突然一个人从吴六三身边跑过,狠狠的冲撞了他,他被撞的向前趔趄,那人连忙扯着他对他道歉,吴六三烦躁的推开他,一边说着不要紧一边抬起头搜寻着李诚如的身影,刚刚的撞击让他的视线离开了李诚如,可在一回来却早已看不到她的身影,登机了吗?明明队伍还很长,之前李诚如附近的人都没有登机,怎么会这么快轮到她。吴六三隐隐有些不安,再三寻找无果后,他找到在机场的富春堂的眼线继续寻找李诚如,自己赶忙回富春堂向李春堂报告。


      “你说诚如不见了?”李春堂皱眉问道。


      “是,我之前一直看着她,但突然有人撞我,我就分神了,等再去看诚如时已经找不到她了。”


      “千算万算,没想到在这等着我!”


     “我已经吩咐手下的兄弟们留意了。”


     “你帮我安排安排,我要见李海章。”


     “是。”


     夜晚十分宁静,但这宁静之下是肮脏与狰狞,所有的不堪在这夜晚横行,每一分每一秒都让人觉得痛苦和窒息,只有偶尔传来的孩童的嬉闹声,才让人在不安中获得一丝岁月静好的安慰,美好的日子回到来吧。


        罗浮生在美高美里开怀畅饮,他想用酒来麻痹自己,用灯红酒绿来向心里的痛苦宣战。


     “生哥,我扶你回房间歇一歇!一会儿在下来喝!”罗诚也不管罗浮生愿不愿意,直接将他架上楼扔在床上。


    “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
     罗浮生就这样一动不动的瘫在床上,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,但却看向更飘渺的地方,他与李诚如第一次见面时,她怂怂的认错,第二次又张牙舞爪,第三次像只失了爪牙的小野猫,一幕幕接二连三的浮现,她和自己一样,深深的爱着这片土地,她想反抗,但她那么柔软,是扛不住枪林弹雨,血雨腥风的,那就让他来吧,让他来保护她,保护着像她一样的所有的美好。罗浮生闭上眼睛,眼角划过一行泪,她永远在他的心里,如果最终经历过一切后他还可以活下来,他一定去找她。


      一栋守备森严的公寓楼里,李诚如被蒙着双眼,嘴上贴着交代,粗鲁的推到一间装修精致的卧室里。


      “给她松开。”说话的是一个身材瘦高的男人,眉眼中透着精明。


        李诚如被房间里耀眼的灯光刺的睁不开眼,“你,你们想做什么?”


        “对你,我们什么都不做,你只要在这个房间里好好的呆着,我保证没人动你。”


那个男人冲李诚如微微一笑,那笑透着股奸邪,让李诚如不寒而栗,“晚安,李小姐。”那人礼貌的微微鞠躬,绅士的退了出去。


        李诚如平复着慌乱的心神,打量着四周,这里的装潢十分精致,而且房间样式像极了之前采访时去过的一位老先生的家。“星美村的景江花园?”李诚如拉开窗帘,外面黑糊糊的一片,什么也看不出来。“他们帮我做什么.....威胁我爹?”李诚如皱着眉头,“他们要让我爹做什么,情报吗?”李诚如总觉得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,这个人是谁,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

       吴六三安排好李海章的事情后,又驱车到了美高美,他觉得李诚如失踪的事情,罗浮生应该知道。他一路走到罗浮生的屋里,看见他满身酒气的瘫在床上,叹了口气,“诚如失踪了。”


       “.........”罗浮生猛的从床上坐起来,“怎么回事?!”

评论

热度(6)